战斗吧👑plus2

注孤身直男癌患者和一米八女装大佬(三)

白骑士v魏公主
现代黑童话
经过不断的分析和推论,白骑士发现了一个事实。不是来自于青春期的萌动和好奇,他是真的喜欢上了白雪。从几次带着白雪去给公主买礼物的经历来看,他并不在意公主是不是会喜欢他送的礼物,却非常在意白雪的想法。看着白雪有什么喜欢的东西了,就想马上买给她,要是发现白雪有什么不喜欢的东西,也会默默的记在心里。这段时间以来,他总会想到她,从清晨到黑夜,她在或不在。白骑士是一个果敢的人,尽管喜欢上白雪这件事让他自己都不太能理解,但喜欢就是喜欢了,他也没有准备藏着掖着,只是骑士不打没有准备的仗,他准备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告诉白雪。
但是,什么是合适的时机?
“白雪。”
“干哈?”
“带你去吃哈根达斯吧。”爱她,就带她吃哈根达斯。
“大冬天的谁去吃冰淇淋啊,是不是傻。”
.....
“白雪。”
“干哈?”
“带你骑车兜风去。”骑单车,是爱情的萌动。
“就你那小破车能载的下我?”
....
白雪,你别给我膨胀啊,真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人。
“想去吗?”白骑士随手将一张海报递给了白雪。
“微白酒吧歌会?这种平民弄的小活动我这么尊贵怎么会去呢。”
“我是看你喜欢唱歌才带你去的,那里又没人认得你,唱的不好也不会掉面儿的。”
“掉面儿?本公主让你见识下什么是天籁之音好吧。”
“公主?”
诶呀,不好,说漏嘴了“谁还不是个小公主咋滴啦?”
“好好好,小公主,晚上十点,不见不散。”
对于白骑士来讲,晚上去酒吧喝个酒听个歌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他天性性洒脱直率,又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自然是上天入地无所顾忌。
但对于魏公主来说,这可是了不起的大事。尽管不受国王的宠爱,但公主毕竟是公主,哪能随心所欲的生活。长期生活在城堡中,唯一的夜生活就是王宫内的舞会。然而就是这仅有的一点点娱乐,也因为自己的特殊长相而备受限制。像酒吧这种平民区才有的东西,魏公主更是从未见过。白骑士的这次邀约对于公主来说是个难得的机会,她不想放弃。于是,在这天晚上,乘着仆人们不注意,她偷偷穿上侍卫的衣服溜出了城堡。事情进行的很顺利,毕竟魏公主本来就没什么存在感,而侍卫的衣服对于魏公主来说又太过于合身。
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二十分钟,魏公主就来到和骑士约定的地点,没想到白骑士竟然已经站在了那里。只见他双目直直的盯着远处的一颗大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他的侧脸真的很好看,在灯光的映衬下,徒增了许多男主光环。魏公主的脸又红上了三分,索性在这夜色中看不真切。
“这么早啊?”
白骑士看着穿着侍卫服装的白雪一时间没有认出来,还以为是哪个喜欢cosplay的帅气小伙,仔细瞧了瞧才发现那就是他一直在等的人。
“你怎么穿这一身来?”
“怎么?不好看?”白雪摘下帽子理了理自己金黄色的头发。这是白骑士第一次看到她批着头发,不知怎么的,他觉得她,有点性感。
“挺合适你的,走,咱们进去吧。”
酒吧里的一切对于魏公主来说都是新鲜的,色彩缤纷的饮料和热情欢呼的人们。这是一个新的世界,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友善热情。
“欢迎各位来参加微白的歌会,今天乐队和麦克风将全程为大家开放,大家想不想展示一下自己的歌喉?”酒吧的老板是个很酷的姐姐,她穿着一身皮革,自信又张扬。“想的话就不要客气,先到先得哟。”
“上啊。”白骑士用肩膀推了推白雪。
“要不等等?先听听?”白雪从心的很自然。
“相信你。”不由分说的,白骑士把白雪推到了舞台中央。白雪虽然有些胆怯,但更多的是激动和喜悦。她并没有扭捏,而是直接把大家都带进了她的世界。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白雪的声音清亮却富有磁性,一句一句蕴涵着说不出来的故事。从她的声音里听不出一丝悲伤,但一句一句却又另人眼中泛起涟漪。
“哇!好帅!”
“又帅又会唱,没有理由了。”
“再来一曲,再来一曲。”
魏公主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听见这么多赞美。台下的听众们疯狂的很真诚,每个人的眼里都有星星。他不忍拒绝,接着又唱了一曲春风十里。
所有的酒都不如你。这句歌词很适合现在的白骑士。他一杯一杯的喝着杯子里的酒,看着白雪在舞台上闪闪发光。今天的她是不一样的,穿着合适的衣服,带着合适的帽子,用合适的声音唱合适的歌。这一切的一切都恰到好处,恰到好处的让人心动。
魏公主一曲接着一曲的唱着直到她唱完自己记得的最后一首歌,观众的掌声还是震耳欲聋,她却急切的想回到白骑士身边。她想跟白骑士分享她现在的喜悦,所以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可是白骑士此事并不想听见她在说什么,他只想尝尝她多情的嘴,是不是和梦里的一样甜。
白骑士匆匆把白雪带出酒吧,走到一个深深都小巷中。
“这么早就回去,没尽兴呢。”白雪明显正在兴头上,都没有发现,那觊觎她的眼睛。
“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说,现在?什么...”白雪的那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白骑士堵住了双唇。
“你现在可以推开我。”白骑士贴着白雪的唇轻轻的说着,双手却颤抖着攥住了白雪的肩膀。
白雪觉得这世界突然布满了粉红色的泡泡,只是好像还差了点什么。
白雪环过白骑士的腰。
对,现在完整了。整个世界都完整了。

注孤生直男癌患者和一米八女转大佬(三)

白骑士v魏公主
魏公主最近总是心绪不宁,她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每每看到白骑士时,这种预感就会愈发浓烈。她感觉,她好像有点喜欢他。
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让公主感觉到烦躁,她敏感而又多疑,当她的余光跟着白骑士转的同时,内心又不由自主猜测着他的心情。白骑士最近有点奇怪,像是有些心绪不宁,有时刻意回避着白雪,有时又突然靠近。这让白雪很不舒服,她想说些什么,但与生具来的高傲让她没办法主动开口。
白骑士最近很纠结,最令他纠结的是他想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什么要纠结。他感觉自己有点介意魏公主和自己一般高还比自己壮这件事。明明他身边也有比自己高上不少的朋友,可是他却只介意魏公主,这样的双标很不像他。不仅是身材的问题,白骑士还发现自己很介意别人对白雪的态度。别人无视白雪或说白雪坏话了,白骑士很生气,但要是别人对白雪释放善意了,白骑士也不开心。尽管白骑士智商超群,可他的情感经历空白,怎么可能想明白自己对白雪已经萌发出了特殊感觉。
“我想是春天到了,我需要个女朋友了。”经过仔细的思考,白骑士决定先摆脱一下自己注孤生的人设,然后再处理自己对白雪的想法。
“所以呢?”白雪其实有的紧张,她的心里想了很多的后续。要是白骑士现在跟她表白的话,她应该接受吗?她可以接受吗?父王会同意吗?不同意的话他们要私奔吗?不行不行,再怎么说我也是公主,公主属于城堡,不属于远方。
“我要去向魏国王求娶公主。”
白雪突然红了脸颊,头脑一片空白,心里只想着三个字,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吧,就随他去啊,也去看看从未见过的地方。
“白雪,你得帮我参谋参谋。”
白雪的那个“好。”字没有来得急收住就脱口而出,过了一会她才反应过来白骑士并不知道她就是魏公主。是啊,如果知道了,他还会想娶她吗?这个并不善良也不美丽还五大三粗的,魏公主。白雪可以说穿的,就告诉白骑士自己其实就是魏公主。可是她没有,她有点害怕,害怕白骑士心里那个美丽善良的泡沫破裂,也害怕白骑士去找下一个目标,同样美丽善良的,谁谁谁。
不管出于什么样狗血的原因,反正白雪还是答应白骑士。陪他逛公园,挑礼物,还真的有点朦朦胧胧的甜蜜,可是这种甜蜜并不属于她。
“要送99朵红玫瑰给公主吧,追女生是不是都得这样追?”白骑士在花店精挑细选,最后还是选择了直男癌晚期患者标配红玫瑰。
“你怎么这么老土,还不如送巧克力做的花,至少还可以吃。”
“喜欢吃巧克力的是你吧,你以为公主和你一样是个贪吃鬼?”
“那你就知道公主会喜欢红玫瑰?”
“诶,这挑花这么麻烦,就送销量最好的不就完事了嘛,而且这花店红玫瑰好搞活动,买99朵打七折,多实惠。”
“我看你还是注孤生吧,不追女孩子是不是更实惠。”
“过分了啊,爷不正为摆脱注孤生人设做努力呢嘛。”
白雪陪白骑士走了一整天,可白骑士这个钢铁直男愣是不开窍,提出的全是些又老土又不懂女孩子心意的提议,很快被白雪一一否决。
“呐,这个给你。”再临分别的时候白骑士给了白雪一个粉红色的小袋子,白雪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朵她在花店想要的那种巧克力做的花。
“你不是喜欢这种?我看着蓝色包装挺衬你的蓝裙子的,就选了这个,当作你今天一天陪我挑礼物的谢礼吧。”
“谁稀罕你送我花呀,而且为什么送公主99朵,就送我一朵啊。”
“诶,你还膨胀了是吧,不要算了,我拿回去自己吃。”
“哼,我是看得起你才收你的花的好嘛。”白雪嘴上很嫌弃,但手上却默默攥住了那朵巧克力花。
回到宫殿,魏公主如期收到了白骑士送的那99朵玫瑰,她随手将那把玫瑰放到一边,却将那朵巧克力花用她最漂亮的玻璃瓶装了起来。
魏公主盯着那朵花看了一个晚上,想它的味道一定比蜂蜜更甜,比香槟还要醉人吧。不然为什么光是看着它就让人感觉到那醉醺醺的甜蜜呢?
白骑士,你注孤生的马甲掉了啊,现在你的一举一动,都让人心动。
ps:谢谢大家的小爱心,尽管明天一早有专业课考试但还是爬出来更文啦。考试全靠祈祷哈哈。

注孤身直男癌患者和一米八女装大佬(二)

现代黑童话
白骑士v魏公主
白雪其实是个公主,魏国唯一的公主。传说魏国的公主皮肤像雪一样白,嘴唇像血一样红,头发像乌木一样黑,当然,那只是传说。白雪很不受国王喜爱,这十分正常,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白雪并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吸引男人的。可是,白骑士,好像和别的男人不太一样。
自从第一次在餐厅见过面后,白雪发现白骑士出现的频率真的很高,无论是在餐厅还是操场,甚至是在礼仪课教室门口,她都能“偶遇”白骑士。
“你是不是跟踪我?”当白骑士又一次坐在餐桌的对面,白雪终于忍不住开口发问了。
“对啊。”
“居然不要脸的承认了,虽然觊觎本姑娘的人很多,但想你这么直白的真的不多。我理解你对我的疯狂追求,但是我是不会和你这种人交往的,你放弃吧。”
“你别误会,我只是好奇你是不是对任何人的态度都高傲又龟毛。”
“所以呢?你有结论了?”
“我发现,你直白的令人害怕。”
“害怕我就对了,现在虚伪的人太多了,而像我这样能撕开虚伪假面的人太少,全世界都需要我这个小公主可怎么办呀。”
“所以你就搁人家处对象的时候泼冷水?”
“你不知道那男的几个月前向另个女的也说今生只爱她一个,明显扯谎,怎能不揭穿?”
“所以你就嘲笑篮球队长球技差?”
“我那只是路过随便看了几眼,那人就连失两球了,还装的和大爷似的,指挥这指挥那的,怎么看得下去啊。”
“所以你就用钉子扎破教导主任的车胎?”
“不,那这只是因为我单纯的讨厌他。”
“哈哈,你真可爱。”
白雪突然红了脸,真是的,白骑士,你知不知道,可爱是最高级的形容词,不能随便乱用的。
“白雪,不然你以后就跟着我混吧。”
“啥?你要哥哥跟着你混?你个一年级小弟还膨胀了是不是,要混也是哥哥带着你玩。”
“你再说一遍?我刚刚没听清”白骑士抽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宝剑晃了一下。
“我说,大哥你好,请多关照。”
也许可爱真的是个魔性的形容词,白骑士真的越发觉得白雪可爱。他发现,白雪外表膨胀,内心很怂,只要装个霸气的样子,他立马就软萌了起来。这一招让白骑士屡试不爽。白骑士还发现,白雪是个很有趣的人,她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无数的坏点子,谁要是真惹着她了,还真别想拍拍屁股走人。
白雪也渐渐觉地白骑士很可爱,他外表正气凌然,坏心思全埋在肚子里了。当白雪想整一下自己看不爽的人时,他总会提出无数的坏点子,各个坏到骨子里。
白雪和骑士的组合很快就成为了称霸学院的雌雄双煞,招一个,惹一双。白雪和骑士属于臭味相投的那种,白雪永远有说不完的烂梗,骑士也永远不会让白雪抛的烂梗掉在地上。
白骑士还发现白雪唱歌很好听,和长相完全不同,他的歌声清亮又性感,很让人上瘾。
“我的梦想是做一个歌手,唱民谣的。”
“你的声音这么好听,会是个很好的歌手的。”
“是吗?下辈子会的。”
“什么意思?”
“诶,不说这些酸词了,说说你吧,骑士,你以后想做些什么?”
“我啊,那可不得了了,我的梦想,就是娶魏公主做妻子,再生一堆孩子。”
白雪一口水没来得及咽下去,喷了白骑士一脸。想到白骑士没可能知道自己就是公主,才继续问了下去。
“你知道公主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吗?你就想娶公主?”
“我见过她,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最美丽的人。”说到这里,白骑士突然陷入回忆,开始絮絮叨叨了起来。
“那时我还很小,父亲去收复失地了,我有点心慌,不想兄弟们嘲笑我软弱,就想一个人出去走走。走着走着就到了湖边,突然我感觉背后有人向我跑来,我微微侧身,那人却掉在了水里。定睛一看,是个穿公主裙的小公主,我想刚刚是她看我心情抑郁,以为我要跳河才来救我的吧。尽管落水了,但那个女孩却没有呼救,虽然看上去她并不会水。我立马跳了下去把她救上来,她没有说谢谢,却把自己的手链送给了我,她说“对自己好一点,除了自己以外,我们早已一无所有。”那时候我不明白她的意思,但觉得她真的很美。她没有告诉我她的名字,但她给我的手链是皇室的特有的,所以我知道,她是公主”
白雪低头回想了一下,似乎还真的有这事。那时她的母亲刚离世,父亲就新娶了个皇后,还自已为是的送个手链示好,她很难受,想要发泄一下情绪。来到河边,看到一个小男孩就想欺负一下他,没想到坏事没做成自己却掉下了水。被救上岸后,她觉得很丢脸,又想着要把手链丢掉,就干脆把手链送给那个男孩。想着毕竟是金手链的,应该能卖不少钱,那男孩也是不亏。真没想到,他会一直留着手链,还念着她的好。
“骑士,你太傻了,国王怎么可能把公主嫁给你这样的人呢。”
傻子,你可以将我从湖里救上来,但是,你能将我从命运里救出来吗?

注孤生直男癌患者和一米八女装大佬(一)

架空
现代暗黑童话
白骑士 v 魏公主
魏来皇家学院本来是魏老国王为儿子女儿们建造的私人大学,但因为不断有公爵因为想要和皇室联姻而把自家儿女塞进来,魏老国王干脆将它彻底改,允许所有皇室远亲和贵族子女前来就读,改名为魏来贵族学院。近百年来,因为皇室人丁不兴旺,王子或公主都被列为储君好好保护着,贵族学院就真正变成了贵族的学院。
学院里大多是有名望的士族或皇室远亲,虽然内心互相斗着劲但表面还是和和气气,所有人都谦和有礼,讨人喜欢。
白雪大概是整个学院里最格格不入,最令人讨厌的那一个了吧。一米八几的身高,一身腱子肉,却成天穿着小洋裙,一头金黄色的长发被整整齐齐的术起,半男非女,甚是令人反胃。白雪来路不明,性格孤僻,内心还有点黑暗。每天被穿着管家衣服的男人开车送到学院,下车前都不忘挑刺,说是自恃清高,其实更像是故意找茬。白雪没有朋友,也没人知道她的身世,一副没有礼貌的样子,大概是魏国王的新皇后的什么远亲吧。白雪最大的特长是令人恶心,在餐厅听见了你们朋友间的对话,就非要插句嘴,泼泼凉水,全坏了你们的胃口。白雪特别喜欢戳破这些同学们的虚伪假面,你越是有气度,她越想激怒你。为了保持自己的风度,大家对白雪敬而远之。
相反的,刚进入学院的白骑士就很不一样,他的士族近年来为魏国收复了很多失地,而他又是白士族里最优秀的青年,能文能武,气度非凡。年幼时跟着父亲外出征战,这次老骑士被国王调回城内,大家都猜想着国王有可能会把自己唯一的女儿嫁给骑士以嘉奖白骑士士族的功勋。白骑士各方面都很优秀,长相帅气,立马成为了学校的风云人物,好多贵族少女都想和他在一起,名利双收,何乐不为呢?白骑士十分不解风情,钢铁直男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美人在侧目不斜视,明示暗示全都不懂,一句话把天聊死。绅士风度?英雄救美?不存在的。进校一个月的白骑士,注孤生的人设已经三层楼高,依旧契而不舍的刷下限。
白雪和白骑士本来没有交集,白雪是礼法系四年级的毕业生而白骑士是格斗系一年级的新生,格斗室和教学楼是天南地北的,没有任何偶遇机会。但有一天中午,白骑士因为打球晚了,来到餐厅时已经没剩几个座位了。他看着位置最好的雅座那只坐着一个金发姑娘,便想着去拼桌。
“白哥,不然咱们还是去校外吃吧。”
“为啥呀,那个雅座七八个人坐都行啊,人一个姑娘能占多大点地啊。”
“白哥...”白骑士的同学欲言又止,白哥你才转来学校有所不知啊。
“请问这有人坐不,腾个空我们拼个桌呗。”
“不行。”
“诶不是,你一人占这么大地,学院又不是你家开的。”
“像我这种身份的人能和你这种人同桌吃饭吗?你想得真美。”
“我哪种人啊。”
“还能哪种人啊,看着女孩子一个人吃饭就巴巴的跑过来,不就是想跟我搭讪吗?。”
“和你讲不明白,我今天就坐这里了怎么办。”白骑士字典里就没有女士优先这个词,这么大的地方,他凭什么不能做。
“那你坐吧。”出乎白骑士意料,白雪没有再纠缠,就腾出个地方让他坐下,他像一起打球的朋友们招手,但他们都一脸尴尬的婉拒了。于是两个人就以一种奇妙的氛围共进午餐。
白雪比骑士先吃完,也不打声招呼地起身想走,白骑士惊讶的发现这位穿着公主裙的人竟然和他一般高。“这就走了?不告诉我的名字?”可能是最近被妖艳贱货撩多了,突然感觉这个酷似女装大佬的姑娘有点特别。
“尾巴露出来了吧,我就知道你想和我搭讪,还装什么酷啊,真是。不过我这么高贵优雅,美丽动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被人觊觎也很正常。”
“嘿,你还来劲了是吧,不就问你个名字,不说就算了。”白骑士有点恼羞成怒,语气稍微有点强硬。
“我叫白雪。”
“诶,那我们还是一个士族的,我是白骑士,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
“谁说我姓白的,我叫白雪,我的姓氏哪是你们这种人配知道的。”
“你怎么又来劲了,我到底哪种人啊。”
“反正不和我一种人,再见。”说完白雪头也不回的走了。
“白哥,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她就是这个样子的。”见白雪走了,白骑士的同学们又都凑了过来。
“你们认识她?”
“这个校园里谁不认识她呀,神经质的丑八怪?”
“为啥叫她丑八怪啊?”
“不是挺明显的吗,这么高这么壮,脸又和男人似的,还天天穿个公主裙,真恶心。”
“是吗?”但是我觉得,她的梨涡,还挺好看的啊,“以后别叫她丑八怪了。”
”为啥啊。”
“尊重女性。”
我滴天,注孤生直男癌患者也知道尊重“女性”了?